AD
AD AD
AD AD

四月初的北门市,一连很多天都是阴雨绵绵。

越是阴冷,人们似乎越愿意到外边吃饭。街边的火锅,汤锅,炒菜,烧烤,凡是能停车的地方,都挤满了人。四川人乐观的天性,在吃喝方面展露无遗。

“荆州烤鱼”的大堂人声嘈杂,一派热闹景象。满坐的人们吃菜、喝酒、猜拳,空气里飘荡着似烟如香的烤鱼味道。

今天店里刚发了股金分红,张小海和杜若事先订了一桌,两人正一边吃鱼,一边快乐地聊天。

吴东方最近没怎么过问烤鱼店的事,陈迈勇倒也干得很愉快。加上张小海和杜若的一些营销策略,烤鱼店这个月的效益又提升了不少。

“要是每个月都能像这样,分到两万,倒也不错啊。”张小海乐滋滋地说。

“你呀,想得太美。”杜若提醒他说,“你表哥和陈迈勇的矛盾一天不化解,他们随时都可能会翻脸。不知道这合作能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咱们现在是小股东,夹在中间,左也不是,右也不是。”张小海说。

“我们是寄人篱下啊,这不是我们自己的事业……”杜若叹了一口气,“我马上也快毕业了。我是去找工作,还是自己做点什么事呢?”

“要不,我们继续做教育培训吧。”张小海笑着说道,“我给你投资!”

杜若正想说话,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。她侧头一看,不远处有张餐桌,一个男生正在向她打招呼。

“胡亦图?”杜若眼睛一亮,兴奋地站起来。

这个叫胡亦图的人戴着眼镜,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。他笑着走过来,向杜若和张小海敬酒。

“咱们一年多没见面了吧?”杜若说。

“是啊。我听说杜美女远嫁国外了,想不到还能在这碰上。”胡亦图打趣说。

“什么啊……我不是一直在读研嘛。还指望你们这些老同学帮忙找个好工作呢。”

胡亦图在杜若身坐下,摇摇头说:“有啥好工作啊。你念完研究生,比我们强多了。”

杜若将张小海向胡亦图作了介绍,又和他叙了下旧。

张小海在一旁了解到,胡亦图是杜若的大学本科同学。胡亦图不但英语很好,而且计算机也很厉害,还给学校做过网站。

大学毕业后,胡亦图在一家保险公司当业务员,整天到处跑,收入不高,事情还不少。

“我现在都想辞职不干了。”胡亦图幽幽地说。

“要是不卖保险的话,你打算做什么呀?”杜若问道。

“我想自己创业,但还没想清楚,我看餐饮就很好嘛……”胡亦图倒了一杯啤酒,抬头看了一下四周。

“这家烤鱼店做得不错。上次我刚下火车,出租车司机就向我推荐,然后就把我拉过来了。”

杜若噗哧一笑,指着张小海说:“这还不是他的主意。”

胡亦图一楞,然后很快明白过来,他对张小海说:“张总,原来这是你的生意啊?”

张小海笑笑说道:“不敢不敢。我和杜若在里面有点小股份。”

“厉害厉害。”胡亦图再次向他们敬酒,“我好几次都带朋友过来吃饭,都不知道呢。”

杜若把烤鱼店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。胡亦图得知他们每个月都有些分红,眼神既羡慕,又充满了失落。

“传统行业,收入也不太稳定。”想到陈迈勇与吴东方的关系,张小海摇了摇头,“很多时候,不是我们能把控的……”

张小海说这话是在安慰胡亦图,但更多的是在告诫自己。

“最近我有个想法。你们帮忙参考一下。”胡亦图扶了一下眼镜,说道,“前阵子,我在网上看到一种叫3D打印的技术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了解过。”胡亦图在桌上随手拿起一个铁碗,“以前做这么一个东西,工序非常复杂。现在有了3D打印技术,马上就可以打印来!”

“打印出来?”杜若惊呀地问道。

“你是说,把产品打印在纸上吗?”张小海也疑惑不解。

“不是不是。”胡亦向他们费劲地比划着,“打印只是一个比喻。只要有三维数字模型,就能立即通过一台机器完整地制造出来。”

“我们平时用的打印机,就是通过喷墨的方式将文字印刷出来。而这种3D打印机,喷的不是墨水,而是材料。一层一层地喷出来堆砌之后,就成立体的东西了。”

见杜若和张小海还是有些不明白,胡亦图继续举例说:“你们去年看过成龙演的电影《十二生肖》没有?里面的就用了3D打印机,把‘鼠首’文物复制出来了。”

“我看过。好神奇啊!”杜若终于明白了。

张小海皱着眉想了想,有所触动地说:“我曾经看过一部科幻电影,《第五元素》。好像里面的外星人,剩下了一个残片,然后就用一部机器还原出来了……”

“对对,那也是。那是一种生物3D打印机。”胡亦兴奋地说道。

“真是神奇。”杜若的眼睛闪亮起来,“想不到现在的科技有这么厉害了。”

胡亦图眉飞色舞地说道:“可不是嘛。现在这种技术的应用才刚刚起步,如果我们能及早介入的话,一定有机会赶上巨大的红利期。”

“你们想想看,从互联网兴起到现在,中国产生了多少伟大的公司?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……才十多年时间,轻松坐拥几百亿美金!”

张小海和杜若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,脸上流露出惊讶和兴奋的神情。

“据说3D打印可以颠覆人类的生产制造方式,其重要性不亚于互联网!如果我们能抓住这次机遇,或许将来就是第二个马云,马化腾!”

胡亦图最后这句话相当有杀伤力。张小海一脸的震惊,坐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这种富有想象力的前景,张小海曾经在一些名人传记里看到过,就像WINDOWS操作系统之于微软,苹果手机之于乔布斯,互联网之于阿里巴巴……

想不到今天,能接触这么前沿的科技,而且这种机会对于普通人来说,简直就是十年,不不,几十年难遇。想到这里,张小海顿时觉得烤鱼店的生意索然无味。

“那我们……应该怎么去做呢?”张小海关切地问道。

胡亦图想了想说:“我现在也有一些困惑。3D打印是一种先进制造技术。可在北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,不要说制造业了,连成片的厂房都找不着。”

“我有一个朋友在西南石油大学。上次我到他那里去玩,摆弄了一下他们学校的塑料3D打印机。但感觉操作很复杂……”

“我现在也没想好怎么拿这种技术赚钱。只是感觉未来一定会火。”

张小海深思片刻,说道:“从大的趋势来看,你的判断应该是对的。不过,我们应该找一个切入点进去。”

“我记得互联网才兴起的时候,连开网吧都会赚钱。如果我们提前布局,以后一定会有收获。”

胡亦图点点头:“看来今天碰到你们真是有缘。我给身边的同事和朋友说这事,结果没一个感兴趣。”

“爱吃鱼的人,都很聪明嘛。”杜若笑着说。

张小海也会心一笑,说道:“这样吧。这个事情倒也不急,我们可以分别调研一下。如果时机成熟,我们可以考虑一起做这个事情。”

一回到家,张小海就迫不急待地打电脑,开始搜索关于“3D打印”的报道和技术信息。

“3D打印,是在计算机上设计好三维模型,然后3D打印机将材料逐层叠加,最终生成产品……”

“与传统制造方式相比,3D打印具有按需制造、减少废弃副产品、材料多种组合、精确实体复制、便携制造等多种优势……”

“2012 年,英国《经济学人》刊文认为,3D打印技术是第三次工业革命最具标志性的生产工具,该技术与其他数字化生产模式结合,将会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实现……”

看着一篇篇介绍文章和图片,张小海心中更加躁动,一股难以按捺的创业之火熊熊燃烧起来。

现在看来,3D打印正处于爆发的前夜,如果能把握住这种难得的大趋势,一定有机会开创出比谷歌、阿里巴巴、腾讯等更伟大的企业……

这时,张小海的手机响起,吴东方的来电打断了他充满激情的想象。

“小海……这个月陈迈勇的账,你去查过没有?”电话那边,吴东方好像喝了点酒,声音里透露着一些不满。

“查过的呀。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我感觉不对。店里生意那么好。怎么可能才分这点钱?”

张小海不知该如何作答是好。

自从上次千哥点拔他之后,他明白了目前的监管状况。他一直想找个机会,和吴东方商量一下解决办法。可吴东方一直没回来过,直到现在觉得钱少才来问他。

“你动动脑子啊……”吴东方打了一个嗝,语气更加不爽,“陈迈勇这种小人,背地里吃了多少钱,你能不想办法查吗?”

“表哥,我……”

“八块钱进价的活鱼,卖二十三元一斤。赚了近三倍。他明摆着在坑我们!”

张小海一听这话,急得差点汗水都出来了。

他赶紧打开电脑上的计算器,算了一下毛利率:(23-8)/23 = 65.21%。没什么大变化啊。吴东方说赚了近三倍,这从何说起?

“表哥,不应该这样算吧,这里面还没除掉房租水电,人工工资……”

“我……不管。”手机继续传来吴东方微醉的声音,“我请你来,你就得帮我说话……”说完他挂断电话。

吴东方的举动搞得张小海十分郁闷。他又核对了一下这个月的财务报表,确实没发现什么大的问题。

如果按照吴东方的说法去找陈迈勇论理,他多半会被骂得狗血淋头。吴东方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,居然说出这么不专业的话,这不是无知,就是别有用心……

越想,张小海越觉得目前的处境尴尬。这每个月的分红看似好拿,可说不定哪天两大股东的矛盾就会爆发。

不管是年龄层次,还是观念意识,张小海都越来越觉得和吴东方,乃至和陈迈勇有较大的差异。

今晚遇到了年龄相仿的胡亦图,这让他发现两人在认知层面的一致性:想干事,想干大事!

未来的3D打印,会不会是一个很好的创业契机呢?



(五)两大股东达成承包协议,陈迈勇借机拉拢张小海



这天是星期六,张小海寻思着上午没什么事,就来到烤鱼店看看。

刚走到二楼,他就听见办公室里有人吵起来了。

“这个账肯定有问题!平白无故,净利从百分之四十下降到百分之三十八,这些钱跑哪去啦?还不都是被你给吃了。”

房间里传来了吴东方的声音。

张小海走进办公室,只见陈迈勇气得直拍桌子。

“你居然怀疑我?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?”陈迈勇指着吴东方鼻子说,“店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哪件你管过?还不都是我辛辛苦苦搞起来的!”

“这是两回事。经营好店铺,是你的职责。但你还要捞好处,这就是你的不对!”吴东方反驳道。

“谁捞好处啦?你有什么证据?房租的事情,我一直没和你计较。要价那么高,怎么不说你自己多搞油水?”

“我把房子租出去,价格当然是我来定。这有什么不对?”

张小海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。他们争吵的问题,早在“荆州烤鱼”创立初期就已经有了,只是随着其他问题不断发酵,两人之间的矛盾才终于爆发出来。

“小海,你来得正好。你评评理,”陈迈勇拉着张小海,气急败坏地说,“他是二房东,给我们的价格比原价高了三分之二。好意思吗?讲诚信吗?”

吴东方怒极反笑,摇了摇头说道:“陈迈勇啊陈迈勇,你不看看你自己,还和我谈诚信?当初开烤鱼店的时候,我们说好的,你投二十万,可为什么一开始只打了十万?”

陈迈勇一愣,而后更加愤怒起来:“你那个破咖啡馆根本不值钱,我同意你把固定资产折算成三十万入股,已经很够意思了!你说那十万,后来我不是也补上吗?”

“哼。你还好意思说。”吴东方冷笑一声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九九。你拿后面赚的钱,去填前面投资款的坑。这个算盘打得响。”

陈迈勇一时间气得还不上嘴,只好说:“我费了这么大劲把烤鱼店做起来,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?你为这个店做过什么?”

“我忍你很久了。陈迈勇!”吴东方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,“你拿分红来填坑,我倒也无所谓。但你每天吃了多少钱,你自己心里最清楚!”

张小海听到这一切,大致明白了二人矛盾的根源。

“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!”没等张小海劝住双方,陈迈勇就大步离开了。

吴东方等到火气渐渐下去,才缓缓说道:“千万别跟这种人一起做生意,嘴里简直是没有一句实话!”

张小海叹了口气。烤鱼店的这两位大股东,脸算是撕破了,今后这……

很快,杜若也知道了这件事。她安慰张小海说,也许没那么悲观,说不定两人会找机会言和的。

然而之后好几天,陈迈勇一直没到店里来。吴东方和张小海给他打电话,他也不接。没办法,吴东方只好亲自处理烤鱼店的事务。

在北门呆的时间长了,吴东方在成都的生意有些顾不过来。弄成现在这个样子,吴东方十分着急。

张小海也是一筹莫展,他虽然了解一些经营方式,但一直也没有真正实际操作过。何况除了周末,他白天还要在文化局上班,只有晚上才有时间来当个帮手。

一天下午,吴东方把张小海和杜若叫到烤鱼店二楼,告诉他们有事商量。

“这个陈迈勇,还真就销声匿迹了!”这几天,吴东方一提起陈迈勇就来气。

张小海皱着眉头说道:“店里少了他,还是忙不过来呢。”

“吴哥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?”杜若说道。她也没想到两位大股东,如今会弄成这个样子。

沉默了一会儿,吴东方终于开口说道:“我想了想,咱们不如这样办。”

张小海和杜若静静地听着。

“烤鱼店离不开陈迈勇,我们也顾不过来。既然我们管不了他,索性也就不管了。咱们直接让他把烤鱼店承包下来,每个月固定分给我们十二万。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
这个方法似乎很合理。现在大家都已经奈何不了陈迈勇,与其这样,不如各行其道,各自安生。

“这样也行……”张小海说道,然后看了看杜若,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。我现在马上也要进行论文答辩,没多少时间照顾这边。”杜若想了想说。

“好,待会给陈迈勇打个电话,把他叫过来。”吴东方下定了决心。

张小海和吴东方轮流打电话,又是发短信,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陈迈勇才出现在“荆州烤鱼”。

进了办公室,陈迈勇看到一帮人坐在沙发上,也顺势坐了下来。

“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。”陈迈勇不和其他人的目光接触,只是自顾自地说。

吴东方心头的无名之火想要发作,但又忍住了。他缓缓说道:“烤鱼店现在的情况,你也看到了。咱们谁也别为难谁,我出个主意,你看行不行。”

“你说吧。”

“烤鱼店大大小小的事情,以后就全部由你负责。我们都不再参与。”

听到这里,陈迈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吴东方,他不知道对方卖的什么药。

吴东方继续说:“你把烤鱼店承包下来,每个月给我们十二万元承包费。”

陈迈勇顿时瞪大了眼睛,急忙说道:“承包?十二万?”

吴东方点点头。

陈迈勇摇摇头,苦笑道:“你这算盘打的可真好。你知不知道店里每个月的纯利才多少?你一开口,就要拿走十二万!”

吴东方坚持道:“店铺的地段这么好,你只要好好干,每个月至少赚二三十万。拿十二万出来,算是便宜你了。”

陈迈勇仍不同意,他给吴东方算了一些细账,然后忿忿地说道:“这样,你们来承包,我不管了!”

这明摆着是将了大家一军。谁都知道,吴东方有精力做烤鱼店,还需要陈迈勇来承包?

两人又斗上了嘴,耗了半天,双方渐渐都没了耐性。

眼看他们又要吵架,张小海赶紧劝住,然后说道:“陈哥,把问题解决了,才是最重要的。这样下去,对大家都没好处。”

陈迈勇想了想,终于说道:“一口价,每个月最多十万,不行就算了。”

这话说得斩钉截铁,没有一点退让。张小海看看吴东方,吴东方又看看杜若。三人似乎都在等对方拿主意。

吴东方低下头思考了片刻,终于说道:“好吧。过两天咱们签一份合同。”

一屋子的人终于达成共识。陈迈勇全权负责经营管理,每个月给吴东方等人十万的承包费,而吴东方也不必担心陈迈勇在经营上做手脚了。

看上去皆大欢喜,但张小海却有些尴尬。原先他的作用是监事,现在也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性。

一天下午,三人把协议签订完毕。吴东方走后,张小海继续留在陈迈勇的办公室。

陈迈勇问道:“小海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想辞掉监事的职务。”张小海说。

陈迈勇愣了一下,似乎又明白了什么。他笑了笑,让张小海继续说下去。

“现你承包了烤鱼店,而我单位的事情也多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我想了想,再当监事也不太合适,免得给你添麻烦。”张小海解释道。

“小海啊,你太见外了。你帮我做了那么多事,怎么是添麻烦呢?我还得感谢你呢。”陈迈勇露出热情的笑容。

“虽然你是吴东方的朋友,但我觉得你还是很讲道理的。完全不是他那种刻薄的人。”

“谢谢陈哥的夸奖。其实我也挺佩服你,一个人创业这么多年。这几个月,你也教了我不少东西。”

“客气客气。唉,要不是吴东方瞎搅和,咱们几兄弟还可以干得更好。这样吧,你就挂个名,不用经常跑来跑去的。”

见陈迈勇如此热情挽留,张小海也不好再推辞。

“小海啊,我看得出来,你是一个很实在的人。”陈迈勇似乎想到了什么,轻轻搓动双手,说道,“我最近正好有个项目,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干啊?”

“是什么呀?”张小海问道。

陈迈勇走到饮水机前,接了杯水之后,放到他面前说道:“前段时间,我出去考察了一下。在重庆和川南一带,有一个十分火爆的项目——‘烧鸡公’。”

“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。用公鸡、辣椒、芹菜、洋葱等食材炖烧而成,以麻辣为主,味道十分鲜美。”

“这种菜工序并不复杂,利润也十分可观。在北门几乎没人做过。如果经营得好的话,生意肯定火爆。”

张小海听得有些心动,连连点头。

陈迈勇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本来打算找一些朋友一起来做。不过……像吴东方这样的人,说什么我也不会再合作了。”

“这人一点都不实在,对我处处设防,就像是防贼一般。我欠他什么了?总让人觉得不舒服!”

张小海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。从小到大,吴东方给他的感觉就这样,十分精于算计,有时候也比较刻薄。

但陈迈勇,是否又真的可靠呢?

不过从烤鱼店的经营上看,陈迈勇确实有一定的能力,不是易涛那种只会耍嘴皮子的人……

看着张小海正在思考之中,陈迈勇又接着说道:“咱们烤鱼店的情况,你是最清楚的。你和杜若每个月都能分一些钱。‘烧鸡公’项目要是真正运作起来,不会比烤鱼店差。”

“到时候开上几个分店,你来帮我经营管理,每个店都占上一些股份。那收入一定会很可观的。”

陈迈勇的这番规划,让张小海觉得相当有吸引力。想想前段时间出谋划策,取得的那些成效,张小海觉得自己有能力再大干一场。

“好!陈哥,你这个项目到时候也算我一份。”

张小海转念一想,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,这事不要让吴东方知道了。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告别了陈迈勇,张小海回到家里。坐在沙发上,他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资金状况和近期的两个机会。

入股烤鱼店这五个月,他和杜若最初投资的十万元已经收回来了,而且还额外挣了两万多。

“烧鸡公”项目听起来似乎较为可信,陈迈勇的能力也不容质疑。如果这次能深入参与经营,将有机会学到更多的东西。

胡亦图说的3D打印,虽然暂时没有什么眉目,但肯定是一条可以赚钱的长线。两个机会都可以把握,不会有什么冲突和影响。想到这里,他轻舒了一口气。

有道是:困难与成功相伴,风险与机遇并存。

前方在等待张小海的,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?

文:公众号,千哥创业谈

本站网赚教程来源于网络,如有不慎侵权请联系客服!

逍遥网赚是一个综合网赚平台,致力于搜集最新的网上赚钱的方法,每天都有新的网赚项目和网赚教程更新,欢迎各位常来访问逍遥网赚

Xiaoywz.com